1. 主页 > 枸杞的功效与作用 >

春菜甜菜头,秋实枸杞子
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枸杞浑身都是宝,可入药,可入馔。
   枸杞的食用性要比药用范围更为宽泛。人们用枸杞来泡茶、泡酒、熬膏、酿酒,也用它烹制出许许多多的美味佳肴。
   按照枸杞的食用部位来说,可分嫩梢与果实两个部分。在我们这儿,将枸杞的嫩梢叫做枸杞头,或是甜菜头;将其果实叫做枸杞,或是枸杞子。
   枸杞头是春天的时令菜肴。春天一到,菜场里到处都是卖枸杞头的。农人们大筐小篮地挑来拎去,在台案上堆得高高的。这枸杞头也就手指长短,碧绿鲜嫩。它有清热、解毒、补肾、明目诸多保健功效,是故购买者多。
   用枸杞头炒里脊、炒鱼片,这是老少皆宜的菜肴。我喜欢将枸杞头焯水,切细,凉拌,麻酱油一浇,用来佐酒,真是妙不可言。我的女儿则喜欢清炒,什么配料也不放,单炒枸杞头,清香,鲜嫩,还有点甜。
   采枸杞头是项很费工夫的活,半天下来,收获不大。.我采过,故知不易。我们这一带没人种植枸杞,都是野生的。故“野”味重,味道好。这些枸杞河滩野地到处都长,漫漫散散的。采时得一根根地掐,还要拣嫩的。时间一长,手指碧绿,如染了一般。采摘的时候还要留神,它满身的细刺,能扎破你的手。在河滩采摘,尤要小心,一不留神,脚一趾,能滑倒。摔到河里,就闹笑话了。
   宁夏和甘肃一带盛产枸杞,这两地的人均喜欢喝三泡台。三泡台也叫八宝盖茶,把茶叶、枸杞、桂圆、核桃、葡萄干、芝麻、红枣、冰糖诸多滋补食材,搭配在一起泡茶喝。其配料有虽有一定之规,也可随机变化。喝三泡台,讲究点的使用三件套专用茶具,也可用普通的茶杯。可守成规,也可随意。早年间,我在宁夏和甘肃一带旅行的时候,天天喝三泡台,味道确实不错。常言道:“吃遍滋味盐好,尝遍味道糖好。”三泡台中的冰糖有彰显味道的作用,它能使诸多食材的特性充分发挥出来,融合起来。我从宁夏回来的时候,带了半旅行包的三泡台分赠亲朋,个个叫好。有个朋友喝完了,仍想。于是依样画葫芦,自己动手配制起来,好在这几样东西并不难找。
         
   柬埔寨的西哈努克亲王,曾请教毛主席养生之道。毛泽东回答了三句话九个字:“酒少量,动经常,口常笑。”这话确实有道理。我有个邻居,姓冯,是大学历史系的退休教授,并是“三句话九个字”的实践者。此人尤为好酒,且是专一用枸杞泡酒。每天两杯,卅年坚持。他的屋里有好几个大大小小的酒壶,泡的全是枸杞,一片彤红。这些酒他按时间先后的顺序,轮着喝。按他实际年龄,已是七十开外,可看起来却像五十挂零的模样,且是鹤发童颜,行走如风。
   说到枸杞,还有则逸事。我有个写诗的朋友,整天头脑发热,爱写情诗,已到了如痴如醉,如癫如狂的程度。不知何故,有段时间,这位老弟对枸杞情有独钟,曾写了一组跟枸杞有关的情诗。有首诗中反复出现“少女,送我一把枸杞子吧!”按理,该诗反复回环,颇有《诗经》遗风。虽是一唱三叹,只是过多过滥,令人皱眉倒胃。也是有趣至极。
   最记得我先前的一个同事,是个老顽童,是个没心眼,没城府的人。他一辈子与世无争,与人无夺,是个知足常乐的乐天派,幸福派。老顽童没事就喜欢玩,整天哼哼唱唱地骑着一辆破车到处转悠。秋天里能骑车到江边采摘枸杞。江边距城里足有12公里的路程,他也不累。长江的岸边全是野生的枸杞,在秋阳里招摇,很是诱人。采时他还专挑个大的,粒满的,色艳的,反正有的是时间。照他的话来说,既锻炼了身体,又看了风景;既有了收获,又有了乐趣,真是一举多得的好事。
   在我们扬州有着许多古典园林,园中随意生长着不少枸杞。这些枸杞年限短的大几十年,长的上百年。瘦西湖小虹桥附近有棵枸杞,已有130余年的树龄。其主干已长到腿粗,虽是枝干虬曲,树皮斑驳,仍是生机勃发,年年吐绿,岁岁结果。
   枸杞属茄科落叶灌木,能长成树形,堪称枸杞王了。每每看到这棵枸杞,总让人想到一种精神,这是一种生命的激情和执著。
   徐永清
   徐永清、專栏作家、美食作家、已在《人民日报》《北京晚报》《新华日报》《新民晚报》《文汇报》《大公报》》《雨花》等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散文作品百万余字,已出版散文集《味蕾之旅——唤醒隐匿在食物中的温暖记忆》。

本文来源于互联网,由香枸杞网发布,不代表香枸杞网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xianggouqi.com/gongxiao/61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